利润下挫近五成,经营净现金流剧增!贵州百灵业绩指标背离遭追问

  针对贵州百灵投资重庆海扶期末亏损的情况,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结合被投资公司实际业绩、初始投资目的及公司在对外投资公告中对投资前景、未来业绩影响的分析,详细说明上述股权投资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是否达到预期收益、未来的发展规划,并请年审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对此,问询函要求贵州百灵详细说明2019年末货币资金与短期借款及长期借款余额同时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年末“存贷双高”特征与公司历年数据、同行业公司情况是否存在差异。同时,还需说明公司2019年主要借款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用途、年限、利率、担保物等,并明确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仍进行贷款的必要性。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Wind

  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上市公司,独家苗药产品银丹心脑通软胶囊、咳速停糖浆及胶囊和非苗药产品金感胶囊、维C银翘片、小儿柴桂退热颗粒等为该公司主要盈利产品,上述产品在心脑血管类、咳嗽类、感冒类、小儿类药品市场中都占有一定市场份额。同时,贵州百灵还在开拓以糖宁通络为核心竞争力的苗医药一体化项目,希望进一步扩大推广范围。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近年财务数据注意到,贵州百灵近年营收增长较为稳定,但净利润增速则呈现下滑趋势。时至2019年,其营收利润均呈现负增长。而2020年一季度在营收保持正向收益的同时,净利润仍呈进一步下滑趋势。

  同时,截至2019年末,贵州百灵货币资金余额为11.37亿元,短期借款余额为22.02亿元,长期借款余额为21.29亿元,同比大幅增长,存在“存贷双高”现象。

  值得关注的是,贵州百灵披露的《关于对参股公司增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重庆海扶的股东中包含一位自然人李健新,增资前其持股比例为15.79%。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梅园印务法定代表人及大股东为即为李健新,其持有梅园印务75%股权。

  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持续存在

  贵州百灵非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2020年1月1日至5月19日)

  查阅该公司年报及部分公告,《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2019年,贵州百灵通过收购少数股权及增资的方式合计投入4.15亿元持有了重庆海扶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海扶)30.29%股权,期末投资损益为-1025万元。而贵州百灵董事、副总经理陈培担任重庆海扶董事,因此其为贵州百灵关联公司。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Wind

  贵州百灵近两年主要业绩指标情况

  针对前述事项,一个月前,深交所曾向贵州百灵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限期回复。两次发布延期公告之后,贵州百灵终于回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明确了控股股东姜伟及供应商的资金占用情况。

  2019年,贵州百灵(行情002424,诊股)营业收入实现28.51亿元,较上年下降9.13%,净利润为2.91亿元,同比下滑48.27%。而同期,其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4.67亿元,较2018年的-1.57亿元大幅增长

  就在该公司年度利润大幅下挫的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转正且大幅增长。

  这或许也是深交所问询函持续要求贵州百灵披露公司资金占用情况的主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该公司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大幅下挫,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转正且大幅增长状况,问询函也要求上市公司详细说明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差异较大且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而在李健新的“朋友圈”中,还包括宜博经贸高管陈伟光,后者与李健新共同成立了贵州百顺同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李健新持股51%,陈伟光持股49%。

  值得关注的是,直至今年5月19日,这样的操作还在进行。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5月19日,贵州百灵以同样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前述供应商累计划出资金10.12亿元。其中,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的银行倒贷资金1.97亿元、供应商使用资金2.49亿元、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5.66亿元;累计收回资金9.84亿元(含利息)。2020年1月1日至5月19日,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5.66亿元。

  从具体数据来看,2019年,贵州百灵营业收入较上年下降9.13%,实现28.51亿元,净利润则为2.91亿元,同比下滑48.27%。

  从具体数据来看,2019年贵州百灵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4.67亿元,而2018年为-1.57亿元。对此该公司表示,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增加的主要因素是2019年公司回收货款较上年增加6.3亿元,表现为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较上年减少,应付款增加。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贵州百灵两周前披露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注意到,2019年,贵州百灵以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供应商贵州宜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宜博经贸)、潮州市潮安区梅园印务有限公司(下称梅园印务)、安顺市宝林科技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下称宝林科技)累计划出资金20.85亿元。其中,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的银行倒贷资金为14.23亿元、供应商使用资金为1.704亿元、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为4.92亿元,累计收回资金21.44亿元(含利息)。

  净利润及经营净现金流走势背离

  在6月16日新近下发的针对贵州百灵年度报告的问询函中,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再度点明相关情况,并要求上市公司补充说明截至问询函回复日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余额,以及公司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其有效性。

  《投资时报》记者 苏慧

  回复函显示,2019年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日最高余额高达4.1亿元,占该公司截至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40.6亿元的10.11%。

  另外,宜博经贸与宝林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均为于以祥,持股比例分别为88%和90%。

  年度财务报告明确表示,“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但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说明却列示,2019年公司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86亿元,这样矛盾的状况就出现在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百灵,002424.SZ)身上。

  针对上述情况,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结合营销模式、应收账款变化、同行业支付惯例等因素详细说明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下降,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增长的原因,亦需详细说明应收账款高企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影响。同时,还需结合公司自身业务特点、应收账款信用政策等情况,说明应收账款周转变缓的原因及合理性。

  在回复公告中,贵州百灵详细列举了与上述三家供应商的资金划拨情况。除了银行倒贷,还形成控股股东对贵州百灵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对此,贵州百灵解释称,银行倒贷产生的原因是公司按期向金融机构归还到期流动资金贷款,按期归还后,银行发放新一期的流动资金贷款,银行受托支付到公司指定供应商,供应商收到后再转入公司指定的公司账户。

  在新近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再度点出贵州百灵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问询函称,“报告期内,你公司实际控制人多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请补充说明截止到问询函回复日的占用余额,你公司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其有效性”。

  对于年度净利润增幅下滑的主要原因,贵州百灵归结为五点。其一,该公司投资参股的云植药业和重庆海扶在2019年实现的投资收益合计为-9034.86万元,导致报告期内净利润减少;其二,由于持续加强营销网络的建设和完善工作,大力开发基层医疗服务市场,贵州百灵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3723.80万元;其三,2019年贵州百灵银行贷款增加,因此支付的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3533.76万元;其四,受人工成本上涨、折旧摊销等费用的影响,该公司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3597.48万元;其五,2019年3月贵州百灵控股子公司和仁堂药业因被收回《药品GMP证书》,使得2019年和仁堂药业实现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1.09亿元,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2026.9万元。

  不过,即便如此,该公司应收账款依然高企。问询函资料显示,贵州百灵截至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17.3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0.99%,其中1年以上应收账款金额为5.31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为30.53%,本期坏账计提1.85亿元。同时,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同比大幅下滑38.84%。


posted @ posted @ 20-06-28 06:01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第一创业证券配资www.hbdtr7.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8-2028 中国e配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